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欧克牧场物语】(08)【作者:gda20456(悠哉闲人)】
【欧克牧场物语】(08)【作者:gda20456(悠哉闲人)】
字数:9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没想到奴隶和魔物比想像中贵呀……」

  酒馆内座位上的两人将散落在木制桌上的金币叠好计算,之后再分成两份各自收起。

  在冒险者的酒管中这是一种常见的景象,完成任务的冒险者回报给公会后收取酬金,就在酒馆分钱顺便吃饭,有时也会因为钱分不均而大打出手,而现在桌上两位却不像是这样子。

  接取了两个任务的两人,将任务目标的姊妹俩与击倒收取的哥布林卡当作证据交给了公会,经过检查后得到了委託人和姊妹的感谢与酬金,但当两人想买些装备或魔物时才发现这点酬金都买不起好点的东西,只好回到酒馆喝酒哀叹。
  「我之前去过交易所看到木藤精也才几个金币,还想说其它魔物应该也不贵,没想到看来强悍的魔物价格几乎都是用上万金币来算的……」

  「如果是龙或天使那种该不会是千万金币算?」

  「而且用卖价来看我们拥有的宠物应该都跟哥布林差不多,宝箱怪或许值钱点,奶牛这种家畜几天就一胎,所以价格不高是应该的,这种繁殖速度难怪食物价格都不高……」插起了刚刚服务生端上来的肉排,这肉或许就是选择兽型的魔物肉吧。

  但是蔬菜也很便宜呢……如果肉类因为魔物繁殖快速的话,那植物……脑袋中浮现红娘在田边看着肌肉猛男在田里……不敢想了怕出吃不下饭……

  「不过这代表我们捕获到强悍魔物卖掉就狠赚一笔了不是吗?」积极乐观的提议……

  「所以想接看看其它任务?这边有个狩猎狮鹫兽的任务要试试看吗?不过路程很远,而且外表就很强」我翻阅着卡片上的显示的任务,一个一个寻找着能接取的任务,比之前显示的多了一些或许是因为我们解决了两个任务提升了声望还是等级吧,但是我没在卡片上找到相关的资讯。

  「但那种魔物会飞吧?单靠我们两个应该没办法,除非有个会远程攻击的」
  「那你看这个呢?排除掉湖中的巨木龟,根据任务介绍通常在湖边活动,感觉只要不给牠机会下水就可以想办法解决,而且酬金是一万个金币耶!等於我们清理两百个哥布林巢穴耶」我指着显示任务中金额最高的

  解决最近出现在湖中的巨木龟:最近镇外湖中搬来了一只巨木龟,扰乱了湖附近生态,城镇中心徵求冒险者前去处理。

  乌龟不论种类给人的感觉就是十分的坚硬和行动缓慢,如果要攻略的话需要配戴重型武器或强力的攻击招式吧。

  「不行吧……你的拳头和鞭子,我的匕首应该都突破不了牠的防禦,如果能运用斗气之类的技能应该才行」

  「这游戏有斗气?我还以为只有宠物的技能」

  「除宠物外好像有一些其他能力或技巧,不过都要特别去学习或取得才行,有被玩家确认过的,斗气。魔法。神术。天赋。祝福,这还只是这大陆的」
  斗气:战士经过锻炼能使用的招式,能短暂加强攻击或防禦

  魔法:一些种族天生与魔物相同拥有操控魔力的能力,不过目前主流偏向制作魔法道具来使用

  神术:向以神为名的存在祈求获得的奇蹟,但是使用次数很少而且代价高,也与信奉的神息息相关

  天赋:种族或个体的天生能力

  祝福:攻略迷宫或遇见远古神物之类的存在施加的祝福buff

  「感觉斗气比较简单学耶?我来看看斗气的学习条件……好贵要几千个金币……不过只要付钱就能学算最简单的了,不过我们就是没钱呀!」看来这条路暂时也走不通,魔法或其它感觉短时间也掌握不到。

  「还是再看看有没有简单点的委託吧,还是你想试试看,对手是乌龟的话打输或许还有机会逃跑」

  「还是找些如哥布林史莱姆等的任务多赚点钱好了,这次不很顺利而且简单解决,虽然一个巢穴也没多少钱」

  在两个男人打算放弃接取这任务改寻找其它任务时一位少女接近了他们,身上粗糙却乾净的黑袍勾勒出穿着人的身材,戴着印有三朵火焰符号的帽子下飘荡着银白色的长发,,双手拿着一本大部头的黑皮书刊,少女拿着书的样子让旁人觉得她全部力气都耗费在书上面了。

  「请问两位先生是在说巨木龟吗?」少女对坐着的两人询问刚刚的对话。
  对於插话少女的询问,两名男子面面相觑「嗯……是呀原本在考虑要不要尝试看看,不过想想后发现我们没有足够的攻击手段,所以打算放弃了」虽然很意外有人会搭话,还是回应了少女的询问,虽然少女看起来是NPC的样子。
  「那……请问……那我可以加入你们吗?我有足够的攻击手段……一定可以……可以的……可是必须有人争取时间和保护我……」少女抬起了书本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害羞低说。

  「你哪位呀?突然冒出来说这种话……」我询问这突然冒出的少女,突然冒出来自荐的不是很强就是很有自信,但少女的表现令我不安……

  少女面对眼前丑陋欧克大声询问吓到只能害羞的说「我的名子叫葛莉丝,是祀奉火神的谦卑火种」

  「啥……谦卑火种……总之先坐下吧,看你拿着书的样子不知什么时候会衰落……」我拉开旁边座位让她入座

  「就如我所说我是祀奉火神的谦卑火种,奉主教大人派遣来到此处建立祭祀火神的神圣场所」葛莉丝解释道,不过听起来就是神职人员来盖教堂的感觉吧。
  「那与巨木龟有什么关系?」

  「祭祀火神的场所,启用前会燃起象徵火神的火焰,会使用能够长期燃烧并有特殊效果的稀有物品,例如稀有的远古煤炭、无尽石油、万年神木等,但由於最近神殿经费不足……无法购买到能用的燃料,所以想说来冒险者公会找些工作看有没有机会……就听到二位在讨论巨木龟的任务了」

  一定是没事乱烧这些贵松松的东西害得浪费可耻!

  「就我所知巨木龟背后生长的木头在死后一定会遗留下来,效果是可以燃烧数十天之久并有奇异香味散发,如果两位可以协助我击杀巨木龟的话,酬金和其它物品我都不收取……只要掉落的木头给我就好了」

  话说完后少女葛莉丝直挺挺的盯着我们两人看,就算这个少女说有攻击的手段应该就是指神术……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可以击杀巨木龟,毕竟我们都没见过实际魔物的模样。

  「就算你那么说,我们又不了解那魔物,怎知你是否真有能力击败牠的能力,如果到时遇见了又慌忙逃走无法完成任务会很为难耶……」我不太想浪费时间去挑战,毕竟现在缺钱……

  「不了解……这样子呀……那我说说我知道的部分好了……巨木龟体型大约有一间房子的大小,喜欢住在水塘或湖泊边,身体是绿色而且龟壳上有棵树木,通常树越大代表越强悍,不过牠极其惧怕火焰,只要遭受火焰就会惊慌失措跑回水中,所以身为火神的谦卑火种的我拥有对它极大的杀伤力」少女骄傲的挺了挺没多大的胸部,自信的看着我们。

  火对木属性相剋所以有自信吗?可是将战斗託付给一个少女实在是……
  「我能使用三种神术呦可是很厉害的!一~定可以击倒巨木龟的,只要有人帮我拉住不让牠攻击我或者钻进水里就行!」少女继续推销着自己

  「那么这样吧……任务不管成功不……我都会赠与两位一人一瓶我制作的圣水作为补偿好吗?」开始加码好礼了

  「芦苇草你觉得怎样?」我问在对面的队友,不过他看起来漠不关心的样子。
  「反正不行就回来呀,听说金币快开放兑换了,我们不接任务也能去学斗气,我是不在乎课金什么的,不过能趁多见识下各种魔物也不错,不过你的圣水有什么作用?」

  「哼哼!我制作的圣水对驱除不死生物很有效优!而且……喝下的话能够治癒异常状态!」少女很有自信的解释着。

  「嗯……既然如此……那好吧,我们就挑战看看」我操作卡片将葛莉丝加入队伍中

  「那明早就在这边集合吧葛莉丝」我接取了任务后对少女说,葛莉丝表示了解就先回去了。

  「你觉得怎样?」我对芦苇草说「刚不是说了吗?我对任务没意见呀!」
  「不是任务啦!我是说葛莉丝你觉得怎样?!」

  「长的还不错呀,虽然年纪轻了点,长大后应该是我的菜呵呵,你想打她的主意吗?」说完拿出在哥布林那的项圈「原本有的,不过听到她要建立火神的神殿之类的建筑,如果她失踪就麻烦了!我们会被怀疑吧……」

               第二日早晨

  「劳烦你们了,悠哉悠哉和芦苇草先生」隔日一早在公会集结的三人,葛莉丝依旧穿着身黑色袍子和帽子,不过书本换成小一号的了。

  前往那座湖泊的路上,我在队伍的前方开路而葛莉丝在中间被守护着,芦苇草则是在队伍的尾端,毕竟就算走在开拓好,并且有巡守队巡逻的路上,还是有机会遇到魔物所以还是小心为上。

  「葛莉丝你的神术确定能击败巨木龟?我还没看过神术耶……怎样使用呀?」芦苇草叼着一根路边的野草,在队伍后头晃荡突然询问葛莉丝。

  「啊啊……神术……某方面来说很简单,就是向信奉的神祈祷,祈求神明降下神恩或是所谓的奇蹟,信仰越加虔诚则效果越强持久时间更长」葛莉丝将书本挂在腰间,双手交握做了一个祈祷的动作。

  「我信奉火神已经数十年了,目前我可以祈祷出三种神术,分别是治癒. 焚烧。防护,不过我一天总共只能祈祷三次而已……」

  只能使用三次感觉有点少耶,不知道效果和发动时间需要多久,如果要测试又太浪费了……

  「对了!葛莉丝你的宠物是什么,好像没听你提起?」如果宠物强力的话也能当作战力使用吧

  「我的……宠物是这个……好吧……出来吧壮壮!」少女迟疑了下还是召唤出了宠物

  葛莉丝召唤出来是一具破碎的重型铠甲,铠甲中间漂浮着一团不明气体,而关节处也散发出黑色烟雾,头盔中两颗不详的红光球应该是眼珠部分吧,而铠甲的武器貌似是一把巨大铁剑,不过也是鏽迹斑斑看起来随时会断裂的样子。
  宠物:壮壮(破烂的铠甲)

  关系:恋人阶级:普通技能:撞击。防禦性癖:无

  这实在是与一个神职人员无法联想在一起的宠物,原本以为会是飞鸟或小猫小狗又或者是俊美男子魔物,没想到是鬼气瀰漫的铠甲。

  或许知道宠物与自己的职业违和感很强的关系,召唤出来后葛莉丝就不再说话了。

  召唤出的铠甲则在行进中不断左右确认巡视,遵守着守护主人的本份努力工作着。

  「话说呀葛莉丝,你为什么会带一具铠甲呀,那只算是不死生物吧,我对宗教不熟不过那没有违反火神宗教的戒律吗?」我询问葛莉丝,看她彷彿有什么难言之隐般。

  「火神教义中火有创造生命治癒的火,也有破坏一切燃烧殆尽的火焰,所以并不排斥任何型态的生命,不过一般情况用来判断对错的不是教义而是世俗的认知」

  「我就是因为持有壮壮被人不信任,才会被派遣到镇上建立神殿的……不过就算这样我也不会抛弃牠的……」葛莉丝一脸悲伤的抚摸着盔甲

  或许是有什么理由才不愿抛弃宠物吧,我和芦苇草两人也不好意思多问,队伍花了很长时间到达了湖的周围,一路上铠甲展现了牠强悍的战力,来袭的小怪都被快速发现并且简洁的斩击解决。

  三人开始探查四周的地形,这座湖泊在公会资料中名为深湖,湖的四周只有几棵瘦小的树木和草丛,远远的不时能看到一些魔物和野兽来喝水,魔物见到我们也没袭击过来貌似不想再湖边停留太久的样子。

  没过多久我们就知道了理由,从湖中浮现一个巨大的身影,一颗巨大的树木从湖中出现伴随着树梢上流下的水流,树干下方连接着长满青苔花草的龟壳,还有那颗挺立的龟头……

  没多久巨木龟整个身躯浮现在湖泊上,一座房子般巨大的躯体上岸后每一步都能让远处的我们感觉到大地震动。

  「回去吧……这货我们应该打不赢呀」我说「赞成!」芦苇草附议「就说我的神术应该可以击败牠呀!」葛莉丝依旧信心满满地说,如果她能不说应该就好了……

  「那王八比我们想像中大耶!我们两个就算帮你抵挡也撑不了多久呀!」我指着远处的庞然大物,现在正在湖边晒着太阳,趴着的身影俨然一座小山丘。
  「那种魔物不要光看牠大就害怕!找出人型的半身杀掉就好了!」葛莉丝提出了一个蛮实在的提议。

  「是这样说没错……可是如果是漂亮女人不就太浪费了……奇怪……没看到人型耶,通常应该无法离太远呀」我用出发前买的望远镜仔细地看了一下巨木龟四周,还是没有看到巨木龟的人型半身。

  听到我说的葛莉丝抢过我手中望远镜,仔细地看了一阵子「真的没看到人型耶……难道说……进化成精英魔物了……」

  ????????????

  之后葛莉丝向我们两位菜鸟解说了下魔物阶级,魔物会因环境和战斗经验进化来提高自身能力,而魔物的阶级分为普通- 稀有- 精英- 领主- 魔王,一般人
能使用的都是普通魔物,稀有级野外偶尔会遇到,而从稀有级开始可以真正意义上操控元素,而不是靠自身器官制造出来的效果。

  比如一只普通级的龙会从肺部经过口中喷火,而一只稀有级的龙却是能运用魔力构成各种形状的火焰。

  而精英级开始净化自身血脉,可以将魔物型态与人类型态合而为一自由控制随意切换,将自身的脆弱型态隐藏起来,并且合一后身体素质会更强。

  领主级则是力量强悍到可以支配一个地区的魔物,就算是非血缘关系的魔物也可以用力量强制服从,而魔王则是能凭藉一己之力压制国度的暴力,但这两个阶级大多是别人给予的类似职位名称而已。

  所以照葛莉丝的说法,这是一支隐藏了脆弱人型所以防禦力超高并且可以释放魔法的魔物!

  好想撤退呀……之前才跨下海口要帮忙的……目前情况看来似乎敌方战力太过强大了……不对!公会应该不太可能给新人相差太大的任务,虽然没显示等级不过应该还是有一种评比才对,所以应该这只魔物一定有对付的方法。

  任务中说巨木龟突然出现扰乱了附近生态而已,但目前看起来很温顺的模样,也没有特别破坏环境那所谓的破坏生态是指什么?

  「葛莉丝巨木龟的生态是有什么特殊的吗?」

  葛莉丝听完好想知道我想问什么,思考了下说「我昨天回去是有在读了些资料啦……巨木龟……背树宝可梦……不不不我在说什么……水木系魔物个性温顺性喜住在乾净的湖水旁,背上巨大树木常年生长美味果实」

  「有传言表示巨木龟在的地方魔物数量会异常增加,魔物们喜欢摘取巨木龟的果实貌似那对魔物有特殊效果,而巨木龟反而很讨厌果实被摘取,所以会惹火巨木龟的举动就是偷取果实,当巨木龟发现果实被摘后会誓死追杀摘果实的人或魔物不惜一切抢回」葛莉丝翻看手上的书说道,我一直以为那是宗教典籍说……
  「所以通常巨木龟出现。魔物增多。魔物会无法克制自己去偷摘果实。巨木龟愤怒追杀造成大量破坏这样吗!」我询问葛莉丝

  「额……照推断来说不错,可能就是这样所以发现巨木龟都会尽速清除掉吧,如果侥倖逃脱而且活下去的魔物都有机会成为强者像这只就是精英了……」
  这种时候就应该用群殴打死牠,不过我们人数太少力量太过弱小,所以我的打算是……

  「我们先想办法偷走牠的果子之后迅速逃走,将附近的魔物全部卷进来后在趁牠虚弱时杀死牠怎么样?」

  「你确定附近有足够可以削弱牠的魔物吗?而且如果杀死巨木龟后我们无法逃脱那些魔物追杀怎么办?」芦苇草问

  「到时再说吧……不过我想知道葛莉丝你的神术效果,晚点示范给我看防护和焚烧的招式」我整理了下现状

  「而怪物方面……芦苇你去附近探查下有什么魔物巢穴和位子,今天我们就先找个地方住好了」

  分配好任务后,芦苇草去附近探查有没有强悍的魔物或巢穴,而我和葛莉丝则远离刚刚观察湖泊的地方重新找了个空旷处。

  「先试试看防护好了,你大约要多久才能发动?」

  「三……四秒吧」葛莉丝思考了下回答「那我等你发动完再攻击你试试看」我挥舞着拳头测试自己的力量

    {生生不息的火神呀-谦卑的火种向您祈求火花般的施舍-防护}
  葛莉丝双手交握祈祷,用奇怪的旋律念诵对神的祷告,话语结束的刹那身前出现一片薄薄燃烧的透明光膜。

  「好帅喔!那我来啰!!!」我站在光膜前面摆好架势,藤鞭控制铁炼包裹住拳头不断旋转,随着拳头的挥出铁炼形成的钻头砸在了光膜激起了一些火花,而铁炼在击中目标后就垂落让拳头接触到光膜,一阵柔软的接触,随之一股热量袭向我手而来「妈的!!!好烫!!!」

  看来光膜被攻击时会传递热量给攻击的物体,这样算是自动反击吗?而且被攻击后依旧闻风不动牢牢守护在葛莉丝身前。

  「好厉害的盾牌呀!能承受怎样的攻击?」

  「呃……你刚刚那种程度在四五次应该接的下」好厉害的防禦呀……我心想
  「那再来试试看焚烧好了,不过别烧我!!烧那棵树好了」我随手指了一棵大树,心想烧完晚点也可以当营火。

    {生生不息的火神-谦卑的火种向您祈求火花般的施舍-焚烧}

  话语刚落葛莉丝伸出一只手指挥向大树,伴随手指的落下只见指尖一阵火光闪过,大树瞬间焚烧起来,没过多久就快烧光了………

  「……这火力太猛了!!!比我想像中还要厉害!」我惊讶的看着神术的力量,转头正要称讚她可是没想到看到,脸色苍白快要站不稳的葛莉丝。

  「祈求神明的帮助是需要耗费灵魂的,我的灵魂天生比较虚弱……所以一天最多祈求三次……」

  「耗费灵魂……难道说火神其实是邪神……?」我惊讶的问

  「不……不是的……所谓的耗费灵魂是指花在沟通的路途上……如果灵魂够强大就不会耗损……」葛莉丝解释说,看来因为消耗灵魂变的太过虚弱所以暂时坐下休息了。

  感觉听她的意思,祈求神术就是灵魂到达神前跟他说出要求,因为路途遥远所以体质弱的灵魂能去的次数就有限。

  看着虚弱的队友我也不好意思打扰她休息,所以附近重新收集了木柴燃起火堆等待队友回来。

  等待期间不断巡视附近,毕竟刚刚燃起的大火造成的飞烟清晰可见,难免引来些许魔物干扰,如果我离去寻找食物之类难免葛莉丝遭遇袭击。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葛莉丝也恢复了体力,於是我和葛莉丝在火堆中添加了柴火并在附近蒐集了一些可以食用的植物和兽肉来当作晚餐。

              夜晚的火堆旁

  「经过我一下午的探索历经多次差点被袭击抓走的过程,我确认了这附近大概的魔物巢穴了……」衣衫凌乱的芦苇草坐在火堆旁啃着一只兽腿说,之后扔给了我一张附近的简易地图上面标示着湖和附近魔物巢穴的位子。

  哥布林、史莱姆、森林狼、鹿角兔、腐臭猪等看起来都是弱小的魔物,无法给予巨木龟足够的伤害,甚至这些魔物敢不敢攻击巨木龟都很难说。

  继续查看地图在离湖泊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叉叉「地图上那叉叉是什么?」
  「喔!那边呀……有个树洞我不敢靠近,在接近时能感觉到一股很浓很浓的臭味……远远就能感受到里面有一个强悍的存在」芦苇草解释说

  那看来只能将巨木龟往那引了,不过不知道是什么魔物风险好大呀……我决定明早再去那附近探勘下环境。

  夜晚的森林回荡着魔物们的叫声,除了火堆旁周围的树丛都一片漆黑,跟一般人群居住的地方一点都不相同而且蚊虫还很多……下次要记得买防虫喷雾之类的。

  随着夜深尴尬的问题就出现了,通常晚上都是用来调教宠物的,如果只有我和芦苇草在的话分开或是群p也可以,但葛莉丝在的话就尴尬了,不知道她会不会介意,我也不好意思问,感觉她跟红娘不是一个类型的。

  「既然吃饱了那就早点休息吧,葛莉丝你就不用了,你明天是攻击主力还是不要浪费精神了」我对葛莉丝说「等会儿我先守夜吧,那芦苇草你也先睡吧晚点我在叫你」或许是白天探查太过操劳队友也没拒绝

  随后两人就在火堆旁找几片大叶子当作棉被和床单睡觉休息,而我就在这附近开始慢慢巡逻……

  夜晚魔物出现频率比想像中还大,几个小时内就击退了几只蹑手蹑脚出现想偷袭的小魔物,鼠人或是哥布林这种较弱小的种类,通常只要一两拳就可以了结或吓走牠们,不过还是捕获到几只化成卡片给藤藤和沙沙吃下去。

  半夜一两点时,葛莉丝与芦苇草分别都打起了呼声,我将两只宠物一起召唤出来,藤藤依旧是那份温柔顺从的模样而沙沙没有调教过的经验,依旧一副生人勿近的臭脸。

  就决定是你了!宝箱怪!

  回头查看两人依旧还在睡觉,我带着两只宠物蹑手蹑脚进入旁边树丛「藤藤将沙沙的手脚和嘴巴都绑起来!」我小声的吩咐宠物下手偷袭

  藤藤听到命令后立刻发出藤鞭缠绕在沙沙身上,并且一开始就先将嘴巴缠住不让她发出半点声音,之后藤蔓缠绕着沙沙身体并将手臂固定住和把大腿拉开。
  现在沙沙两只手臂捆在身后上半身向后仰使得两粒乳房朝上,而双脚则是大开的站立着将肉穴展示在我面前,不愧是调教好几次的宠物都知道我喜欢什么姿势了。

  「好了藤藤就维持这个姿势吧,还有你也不要发出声音吵到外面的人!」藤藤听到后吓了一跳,连忙遮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过还是伸出一只手不断的抚弄自己的肉穴自慰,不过没发出声音我也不管她了。

  至於沙沙头部则因向后仰,只能斜斜看到我,但我能感觉到眼神透露出的憎恶,果然自己扁过收服的恨意就是不一样呀。

  「哎呀呀可爱的沙沙呀,自从之前抓到你后一直都很忙~没什么空调教你呀~不过今天就让你来嚐嚐看吧」我轻拍沙沙脸颊说道

  「呜呜……嗯嗯……呜喔……」

  双手紧紧贴附在褐肤少女的双乳上搓揉并捏搓粉色的小乳头,褐色的健康肌肤配上粉嫩的乳头实在太棒了,沙沙则是不断想要发出声音骂我还是呻吟,不过藤藤的藤鞭已经跟刚出生的时候不同了,经过了吞噬卡片和战斗后越发强韧粗壮了。

  伴随着乳头不断受刺激,沙沙反抗也越来越激烈,但都被藤鞭给承受下来缓冲掉,剧烈的身体摇晃让沙沙的体温升高并不断渗出汗水,让褐色肌肤在阴暗树丛中透出的月光照耀显的湿润淫靡。

  「藤藤现在将她拉成拱桥!」藤藤听完收紧了藤鞭,将沙沙当作玩偶般固定在地板上双手双脚反着固定成拱桥的姿势,腰部往后折时还怕沙沙的脊椎会断裂,不过少女柔软度比想像中好,顺利的形成了一个弧形的身躯展现在我面前。
  「如果你能乖一点就好了,算了反正我们未来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培养末期」我将手指插入少女柔嫩肉穴中也不想玩什么技巧就直接拼命的狂抠拉扯肉壁,手指感受到一阵挤压后,肉穴中直接就溢流出一道清泉喷湿了我的手指。

  「没想到当初那么凶悍的你被这样捆绑玩弄还有感觉呀,看你下面流的多凶难不成你是斗m吗哼哼?」将沾满了沙沙淫水的手掌抹在她脸上面轻拍着,感受到羞耻的少女脸微微发红。

  不过今天毕竟是在野外我也没什么兴趣慢慢的调教或玩太疯,毕竟还有两人在附近睡着,话说芦苇草睡前是直接把猫女捆一捆塞几颗跳蛋就扔到旁边树丛去还真是轻松……下次我也试试看好了。

  确认完沙沙的状况,我也脱下了裤子掏出肉棒打算直接上阵,不过……
  当藤藤看见我掏肉棒时立刻小跑步过来蹲下,举起双手假装小狗般吐出舌头喘气还向我祈求的样子真是可爱呀。

  「那么想吃棒棒吗?看在你刚刚那么认真的份上就给你吃吧,可是藤鞭不能松掉优!」拍拍藤藤的头给她奖励将肉棒移到了沙沙的脸上。

  藤藤双手托起肉棒,从侧边开始轻吻慢慢的吻到根部然后舔起起睾丸外的皱皮,一层一层的用舌头吸允开每一处皱摺。

  接着小嘴张开慢慢将肉棒吞入口中,然后不断的吞吐,我享受那口腔中的湿润和牙齿微微刮过带来的快感,看着藤藤也因为努力吸吮凹陷的脸颊有一股快感。
  沙沙的视线就被这样一幕佔据,一根墨绿色佈满青筋的肉棒被少女吸舔着,从少女嘴角不断流出口水和白浊的液体滴在无法移动的沙沙脸上。

  当我感觉快要射出来时,我暗暗命令藤藤将束缚沙沙嘴上的藤蔓移开,少女似乎没有发现一样仍旧张着嘴癡癡的望着上方,我趁她不注意时将藤藤口中的肉棒拔出直接换方向趁势插入了沙沙嘴内。

  与藤藤不同的是沙沙现在脖子是向后仰的状态被我插入嘴中,所以嘴巴和喉咙是畅行无阻的十分的好深入。

  肉棒划过沙沙的鼻尖进入口中直至喉咙丝毫没有阻碍,握住了少女的下巴固定好后我只需要不断重複抽送的动作就好了。

  少女被固定在地上四肢不断因为缺氧而抽蓄着,想要呼吸却因为肉棒在鼻子上方不断来回散发浓厚气味,每吸一口气深入鼻腔中满是雄性的精液腥味和少女口水交织的恶臭引起她的反胃,不过喉咙被肉棒塞满的情况下因为恶臭引起想吐的痉挛也只不过是给我增添快感罢了。

  几分钟后将浓浓的精液送入了沙沙的胃中,毕竟她因为缺氧而昏迷瘫软在地上我也没兴趣玩一坨烂泥般的肉体。

  藤藤早在我转向沙沙时就自己躺在地上不断抚弄自慰,高潮了好几次而躺在地上低声嘶喘着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训练太过……现在出来基本上都这德行了。

  看着眼前两只宠物的状况后,我将之一起收回踏出草丛准备叫芦苇草起来交班守夜了呵呵。

               第八章完
葛莉丝
   1.jpg (1.51 MB)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