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体验野外露出 1
体验野外露出 1
 自从美秀上次在球场上「露」了这么一手后,吉哥他们三不五时就想找美秀打球,说穿了,还不是想要找美秀再来一炮。但自那次疯狂滥交之后,我自己心情也蛮乱的。再怎么说美秀也是我女友,上次一时乱性让她给大伙儿干了,之后再看到我这本性淫乱的女友,心理都不太舒服。说真的,我本性也是不能容忍老婆给人干过,所以那时就想跟她分手了,又舍不得她的美貌、身材和开放的个性,毕竟这样的女人可以让床上生活带来不少乐趣。 

  不过咧,不管吉哥他们怎么说,我就是不肯让美秀再跟他们这样玩。但跟美秀办事时,却蛮喜欢一再的说那天的事,因为我发觉这样说过后,美秀都会表现的更淫荡。有天我趁她被我干的死去活来时问她:「美秀,想不想再打场篮球,被大家LJ啊?」没错,跟大家想的一样,她说:「好……好啊,我好想……再被LJ一次。那天……太爽了。」就这样,我在暑假结束前,又半故意的安排了一次美秀的淫荡之旅。 

  那天,我跟表车借了他的小货车,约了吉哥、小龙和阿坤,带着美秀一起到四周风景区走走。 

  难得有这个机会,吉哥怎么会放过,一路上都很故意的提起那天打篮球的事。 

  「美秀妹妹,那天有没有输的很不甘心,要不要雪耻啊?」美秀看了看我的眼神,也发现我不高兴,就回答:「输就输了,反正打球我也不强,也没什么好输不起的。」小龙接口:「那有这么简单让你认输,一定要你多输个几次才知道我们厉害。而且,老B都还没认输咧。」老B就是我的绰号,我听他们说要打球,早知他们企图,故意吊他们胃口:「我那会那么输不起,输就输罗,现在认输来得及吧。」吉哥看到无法顺利找我们再玩一次,又开始上次用过的激将法:「喔……你们怕输了又要脱喔!」小龙马上吉哥要用那一招,马上接口:「吉哥,他们怕脱就不用说了。不然这样,下次输了我们脱,你们不用脱。」我又好气又好笑,他们两个这样已经不算什么激将了,摆明了纯粹好色,想再干一次美秀罢了。我要是这样就上当,才叫笨蛋呢!所以我轻描淡写的回答:「随你们怎么说啦!不然,下次我来陪你们打就好,美秀在一边看,不用下场了。」后面那句是故意讲来逗吉哥他们的。 

  吉哥被我弄的没有办法,却又没有法子死心,不断动脑筋想新的歪点子。就让他想破头好了,反正我那天本来就不打算再把女友给他们干,就当打篮球那天是单纯的性冲动好了。 

  小龙见吉哥的方法都不管用,接着上场,把他上次和吉哥在KTV和两个大学妹玩群交的事情加油添醋的说了出来。这个故事小龙说的真的很精采,我把他做的小小的节录,也许改天写的完整一点,成一篇新故事再Po上来。 

  那天吉哥和小龙约了两个没见过面女网友到PUB去,网路上号称作风大胆的辣妹,近乎人近可夫之一类。 

  吉哥和小龙原以为是什么绝色淫荡美女,结果来了两个穿着大胆的辣妹没错,但离绝色美女实在有一段不算小的距离,但说丑嘛,也丑不到那里去啦。 

  既然人都来了,吉哥和小龙也是来者不拒,到了Pub就是一阵狂饮。两边都喝的有三分酒意后,居然跑到一家情趣商品店去了。那个店的老板倒也凑趣,见到四个人一身酒意跑来,还帮他们计画要怎么玩才刺激。吉哥他们恭敬不如从命,四个人买了些「标准情趣器材」和两套半透明的日本高中制服,兴冲冲的跑到KTV去,叫那两个辣妹在包厢中当场换上。 

  一开始透明衣下面还有内衣裤,四个人闹来闹去,还故意按铃叫服务生进来,让他偷瞄一下春光。闹到后来,两个女的乾脆内衣裤也不穿了,就罩着那件半透明的学生服,让服务生大饱眼福。到后来每次按铃,进来的服务生都不一样。嘿嘿,谁都知道有好东西可以看嘛,说不定服务生早在包厢外就排起队来了。 

  结果吉哥和小龙就在包厢的大理石桌上,洒了一桌的酒,把两个辣妹就地正法。结束后,两个辣妹还是那身半透明服,就这样堂而皇之的结帐,走到大厅外。不,应该说是抬到大厅外,听说两个女的喝到烂醉,都不能走了。 

  小龙的故事说到一半,提到半透明学生服的时候,美秀很好奇的问了一句:「还有卖这种东西?」小龙露出一脸奸笑,从随身的包包中就把那件半透明学生服拿出来了。这种东西我之前也没见过,见小龙随身带着,也不管正在开车,就把头扭过来看,说:「我也要看,在那里。」车就开歪了,斜到旁边的田梗上,车身一震一震的,只好回过头来,专心开车。 

  美秀就坐在旁边助手座,知道我想看,就把那件透明服拿过来给我看。 

  那是件日本水手式的高中制服,整件以薄纱缝制而成,上衣几乎都是透明的,而裙子带有淡淡的粉红色。 

  看到这件衣服,我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想像美秀穿这件衣服的样子,真的是超级刺激。 

  等小龙把整件事说完,我斜眼看了一下美秀。她看的很认真,雪白的皮肤透出一种酒红色,脸颊的绯红更明显,看得出来她也兴奋了,只是不知道程度有多少。 

  美秀开口问:「后来呢?她们把衣服穿回去,你这件衣服怎么拿回来的?」小龙接着说:「当然是从他们身上剥下来的。一出了大门不久,就找条巷子给她们换衣服了。」讲的简单,但想必这段又是春色无边。 

  吉哥插口:「这个衣服的料子也不太好,第一次就是脱的时候多用了点力,衣服就破了。现在只剩这件是好的。」小龙露出本性:「美秀,有没有兴趣穿穿看,诱惑一下我们老B?」美秀显得有点害羞,看着我问:「老公,要我穿给你看吗?」我这时心跳的好快,又开始有了想要凌辱女友的心情,就回答:「好啊。要不要现在换上去看看合不合身?」美秀吓一跳:「现在?」我又回答:「对啊。反正吉哥小龙他们又不是没有看过。」美秀拿起衣服打算套上去,被我阻止:「这样套怎么会准,先把上衣脱掉。」美秀犹豫了一下,又看看我,确定我是不是真的要她这样做。我给她一个肯定的眼神。 

  这下我确定美秀已经进入上次打篮球的兴奋状态,因为美秀真的开始动手脱自己的衣服,不过内衣没脱,就穿上了。裙子也是如法泡制,脱下原来的短裙,换上那件又短又透明的裙子。 

  吉哥和小龙没放过任何一个镜头,认真的看着,我还听到吉哥吞口水的声音。反而是我本人因为要开车,只能斜眼看一下,心里呕的要死。 

  美秀换好了衣服,有点害羞,小声的问我:「老公,你觉得怎样?」因为路很窄,一分神很容易把车开去撞树,只能快速的转头看一眼,再转回来。不过看这一眼,头差点转不回来,当场出车祸,幸好我有稳住,要是换做吉哥或小龙开车,我们死定了。 

  我知道美秀穿那样一定很性感、淫荡、煽情……诸如此类的,但实际看到她穿在身上,就连她男友-我,也看到眼珠子要掉下来。 

  美秀长的美,身材好,脱光的样子我看多了。但穿上这件衣服,比不穿还诱人。 

  我都看成这样,吉哥和小龙不用说了,全都呆呆的看着,不放过美秀身上的任一个角落。 

  我吞下口水回答:「你穿这样真……真的很漂亮。」当然还不方便当大家面说她淫荡。 

  吉哥急色的性子又来了:「美秀妹妹,你穿比那个女的穿,好看一万倍!只不过,她们没穿内衣裤而已。」我心里好笑,因为吉哥这句话说的再明显也没有了。也罢,好人就做到底,所以我对美秀说:「就配合一下吧。不然,我看吉哥回去要三个月睡不着觉。」你们以为美秀会马上配合?错了,她跑来拧我耳朵,骂我:「你喔!你喔!你最希望你老婆被别人看光光啦!」美秀是真的用力拧,让我耳朵痛的要死。我只好说:「你不想让别人看,我也没办法啊。」美秀放掉了我耳朵说:「偏要给别人看,怎样。」这句话在吉哥和小龙耳里多中听啊,如果不是怕太明显,早就拚命点头了。 

  美秀又转头对吉哥他们说:「你们男人最色了!女孩子的身体有这么好看吗?」小龙回答:「别人的不一定有人想看,但我相信没有男人会不想看你的。」美秀是明知故问,她明知道吉哥和小龙想看的要死,又故意来此一问。听到小龙赞美,看来也挺高兴的,把手伸到背后,从透明学生服中直接解开胸罩。把胸罩解开后,也不放开,继续挑逗吉哥他们:「真的想看喔……要放下了喔。」然后手就在透明服内,把胸罩一掀一掀的,十分诱惑。 

  我放慢了车速,因为我也很想看。这时美秀的视线放在吉哥他们身上,连眼神都充满挑逗,没发觉我正在看她。 

  吉哥他们则更好笑,从照后镜中看到他们两个嘴巴都张开开的,呆在那边,就怕一个动作不对,美秀停下了她的动作。 

  美秀这时突然面向我,吓了我一跳。然后用很温柔的口气说:「老公,我真的脱了哦。」我回了个笑容给她,说:「拿过来,老公帮你保管。」因为有肩带,美秀花了点工夫才把胸罩脱下,放在我腿上。 

  斜眼看到美秀裸露的胸部,和被半透明服略略盖住的乳头。我心跳再度加速,老二兴奋的好硬。于是再度开始不顾一切的凌辱美秀,左手开车,右手就往美秀胸部伸过去,在她乳头上用力捏一下。 

  美秀被捏痛了,在我手痛打一下,叫说:「很痛呐!」。 

  怕她又不愿意玩,我不敢用强:「对不起嘛,快点把小裤裤交来保管。」美秀又恢复了平常的听话,一下就把内裤脱了下来,交到我的手上。 

  现在美秀是全裸了,但吉哥和小龙反而看不清楚,因为他们坐在后座。 

  小龙马上抗议:「这样看不到。」美秀回答:「我都脱罗,看不到是你家的事了。」我乾脆把车停了下来,这个地段刚好前不搭村,后不着店,适合再玩玩上次的游戏。美秀发现车停了,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问我:「停在这里干吗?」我顺着她的话回答:「干你呀!」,就一下子就爬到助手座去,一手往她阴户摸去,另一手则忙着解放我的小弟弟。这种搞法,我早就受不了了。 

  重要部份受袭,美秀马上发出了有点爽的那种闷哼声。而按我手上的触感,这小妮子早发春了,弄的我整个手掌都湿了,淫水早就流了出来到大腿上。 

  美秀被我一下子就攻入,叫春声连连时,还可以提醒我:「老……老公,他们……都在看。」我回答:「就让他们看你的淫荡样子好了。」然后对吉哥小龙做个手势,示意他们也可以下手。 

  (二)我都示意的这么明白了,小龙和吉哥又怎么会客气,马上对美秀开始上下其手。 

  我问美秀说:「你知不知道是谁在摸你?」美秀微微的张开眼睛看了一下小龙和吉哥,然后点点头。 

  这时候是早上十点左右,但这条产业道路上却没有什么人,让我兴起了念头,把美秀带到路边干。 

  刚把车门打开,美秀就知道了,有点紧张的问:「你要做啥?」「找点刺激啊!」我回答她,然后一把抱起她,要带到车外。 

  上次在野外群交,是个偏僻的野外,这次可是在大马路边。美秀有点紧张:「不要啦,这里是大马路边耶。」用手抓着车子,不让我拉她到车外。 

  其实我虽然很想这样光天化日下再狠狠的干一次美秀,但也怕人家看到,所以也不敢用强。所以开开车门后,也不强拉美秀到车门外,只把美秀可爱的屁屁转方向朝外,然后更加用力的抽插着。 

  在我的努力,喔,还有吉哥和小龙的努力之下,美秀慢慢的就沈浸在快感中,忘了要抗拒,理智也快没有了。 

  吉哥和小龙这时帮了我一把,把美秀的手抓住,就往车外送。 

  美秀这时High翻了,把她带到车外还一直叫春声不断,就这样在车外站着干她。 

  在这样的产业道路上,每隔几分钟就会有车经过。每次有车经过,就得停一停,稍微躲一下,以免吃上妨害风化的官司。但躲来躲去次数多了,也就没躲的那么小心,甚至车来的时候躲,车一经过我们的车旁,就故意把几乎赤裸的美秀拉到路中央干,经过的车驾驶只要看照后镜,就能看到一个大美女在路上被干的活春宫。 

  后来有车经过后,我们就把美秀拉出来在路中央干。那车离开约十几公尺,就突然紧急煞车,停在路中间不动了。 

  这一来,换我们吓了一大跳。这时美秀还穿着那件透明服,而我为了方便躲车和干美秀,根本没穿裤子。小龙和吉哥拉开拉链让美秀吃着肉棒,却还没有脱下裤子。 

  敌不动,我不动,双方坚持了一分钟左右,对方终于把车发动,开走了。 

  这一来,我也紧张到硬不起来,软软的就从美秀的阴穴中滑了出来。 

  美秀转身就打我,有点撒娇又有点生气的说:「都是你啦!一定要这样玩。好丢脸!」我也怕离去的那台车打电话报警什么的,四个人就上了车,赶快离开。 

  不过这样一来,我还没爽到,美秀也还没高潮,更别提那两个连干都还没干到的家伙。 

  开了一阵,我就问美秀:「你是不是还没爽到?」美秀脸一下就红了:「那有人这样问的啦。」我再强调:「我问真的,我刚才也还没射。」美秀很意外的说:「我还以为你射在我里面了,流这么多水出来。」边说边拉开自己的大腿,让我看看她那淫水流不完的阴穴。 

  我一手开车,一手就往她阴穴摸过去,果然淫水流的就像是提水浇上去一样。 

  我再问美秀:「你还想被干吗?」美秀又害羞的用小拳头敲我,说:「不回答,那有这样问的啦。」我知道这小淫娃淫慾发作了,还想要被插;而后座那两个刚才还没发挥呢。 

  也不等美秀同意,反正美秀也喜欢我有点用强。我指着美秀,跟吉哥和小龙说:「把这淫娃拖到后面去用力干,不用给我面子。」各位色友,大概有人会不以为然,想说女友要好好疼,怎么可以这样送给别人干。但自上次打篮球后,我对美秀的感觉就不太一样了,心里觉得她像炮友比像女友多。而她本人对于被别人干这事,也没怎么反对,像我叫吉哥拉她到后座干,她也没挣扎。要我怎么说呢?也许交往之初我和她都没发现她淫荡的本性,现在了解后就没打算要这个女友了。有种因了解而分开的感觉。言归正传,现在的美秀名义上是我女友,实际上…看到这故事的朋友都知道了。 

  再回到车上。我要吉哥把美秀拉到后座干,不用给我面子。本是希望吉哥粗暴些,美秀也喜欢有时被我粗暴的干,可以增加刺激。但这两个急色鬼这时却君子的很,拉着美秀的小手,帮她慢慢自己移动到后座去。美秀甚至还可以慢慢把椅背放倒,再准备爬过去。 

  我看了快昏倒,就跟吉哥说:「还是你到前座来干她好了,不然我看不到。」再加一句说明:「粗暴点没关系,别弄伤她就好了。」吉哥这下才了解,一下子就把裤子脱了,爬到助手座上,一下子就把他的肉棒整根滑进了美秀的嫩穴。美秀一下子受到这样的刺激,上半身弓起后仰,发出了长长的「啊……」一声。 

  因为椅背已经放下,美秀的头就在小龙旁边。小龙把他的阳具掏了出来,毫不客气的塞进了美秀的嘴里。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在我面前开始把美秀操的死去活来。(感觉有点不好,因为那时我正在开车,突然觉得我像送妓女的马夫。)大家若有机会试这种玩法,可以发现车子会很不稳,因为一边开车一边摇。 

  干不了太久,吉哥就直接射在美秀的阴穴之中。 

  美秀一发现吉哥射了,紧张的把小龙的阴具吐了出来,说:「你怎么射在我里面啦!人家今天没有吃药啦!」吉哥一听也呆住了,往我这边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