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主任金洁
主任金洁
   酸涨的肉棒很快传来痛苦的感觉,"啊——"我咬着牙冲刺着,"呃——"像是有电流通过,我从顶峰一下滑落,阴茎象高压水龙头一样射出了乳白色的浆汁,全部喷在了金洁的小嘴里,有些顺着金洁的下巴流了下来。

  金洁想往外吐,我一下捏住了她的腮帮,"喝下去!"金洁被我强迫仰起头,只能把精液喝下去,我看她咽完才松开手,金洁忍不住呕吐起来。

  我满意地坐到了床边,看着金洁像狗一样痛苦地趴在地上,仿佛要把五脏六肺都要呕出来似的。她疲惫地站起了身,眼睛里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她无力地把裙子和内裤捡起,慢慢套上,再把被拉到腋的胸罩扯下来,包住了乳房,扣上了衬衫的纽扣,这才恢复了一丝生气。我又看着她穿好了高跟凉鞋,才站起了身,拿出了早就放在一旁椅子上的数码摄像机。

  金洁的脸色一下又变得像死人一样难看。

  "你要报警的话,我就把这些镜头散布出去!"

  金洁虚脱般地靠在墙上,把头发拢了拢,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脚步蹒跚地走出了房间。


   第五章
        已经是深夜,我躺在床上,丝毫没有睡意。总是让自己敬若神明的班主任老师就这样被自己干了,剥去了老师威严的面具,也就是一个柔弱的女人而已啊!

   她这副样子怎样回去呢?我遐想。

   我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在脑中回想刚才的情景,真是爽极了。但兴奋之余不免还是有一些担忧,虽然已经威胁过她,但她真的不会报警吗?如果她孤注一掷……我光着的背已有了些冷汗。

   还是要给她提个醒才好!我把家里的计算器打开,联上刻录机……窗外的夜空已有些泛白,我揉了揉疲倦的双眼,把作好的光盘装进了一个信封里。

   我是知道她家地址的。

   趁天还没亮,我急忙拿着自行车钥匙出了门。

   整个忙完,天已大亮。

   路上,休息了一夜的人们在匆匆忙忙地迎接新一天的生活。我早饭也没吃,匆匆赶去学校,第一节课应该是英语,但只有年级主任赶来通知我们自习,说英语老师生病了,不能来。我暗自好笑。昨天还忙着去家访呢,精神可比谁都好!

  但我心里总是有些忐忑,一下课,我便到公用电话亭打了个电话去她家,电话号码是她告诉学生家长方便联系用的。

   哼,这就叫自找苦吃。

  「喂!」电话刚接通,就传来一个极其疲惫的女人声音。

  「金老师,昨天休息的好吗?」我用下流的语调说道。

  「是你?你还敢打电话过来……」金洁的声音一下变得尖锐得有些刺抖耳。

  「不要挂断,不然你会后悔一辈子!我给你的东西收到了吧?」「还没收到吗?自己到信箱里去看吧。中午我再打电话给你!」我把电话挂了,转身回教室。

  一个上午我都还在回味昨晚的销魂,我的眼前仿佛都是金洁看见自己淫荡姿势时的羞愤表情。

   我吃了中饭便急忙赶到电话亭。

   电话很快就接通。

   怎么样,看过了吧!」「你这个畜生!」金洁声嘶力竭般尖叫着,我甚至有些怀疑她的神智是否清醒,真不知她一个上午是怎样度过。

  「老师给自己学生口交的样子可真动人啊!我想这个学校的很多人都栽愿意看见的。」我残忍地说。

  「你究竟想怎样!」金洁哭着问道。

  「我只是想报复你!」电话那一头传来小声的啜泣。我等了一会儿,想给她清醒的时间。

  「我暂时不会把光盘的事跟别人说。你下午到学校来,到时候我们再说。

   你也不许报警,你不想这样的盘片在街头卖吧?那时你可要家喻户晓亮了!」我一方面不想再刺激她,以免使她去拚得鱼死网破,另一方面也担心逼她太紧她自寻短见也就索然无趣了,她的身体毕竟是我难以忘怀的。

   快要到下午上课的时候,我故意路过办公室的门口,向里面瞄了一眼,金洁的办公桌前出现了波浪长发的瘦小身影,我冷笑,喊了声报告走了进去。

   金洁低着头,波浪长发凌乱地散在肩膀上,只是在额头上夹了个白色的蝴蝶型发夹,夹起额前得的碎发,但依然看不清她的脸。粉色碎花的长袖衬衫,深色直筒牛仔裤,脚上穿着普通式样的黑色高跟鞋。难得见到她穿的这样保守,朴素可一向是和她无缘的,这也许是被强奸后的羞耻感的作用。她精神恍惚地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办公室的其它老师四处走动她也充耳不闻。

   忙碌的办公室里谁也没注意我走到了她的身边,「老师……」我的声音压低很低,但金洁还是像被针扎了一下,猛地抬起头来,眼神里的愤怒仿佛一把尖刀让我不寒而栗。

   「放学等我。」我小声地说完转身就走,没有再看她的表情。

   走到门口听见年级主任这时说,「金洁,你脸色这么难看,身体不好就不要坚持上班吧?」「我没事。」金洁的声音很轻。

   好不容易熬完了下午的课。

   我静静地坐在教室里等着。昏暗的月亮已经爬上了天空,远处的树影好像是恐怖的鬼怪在夏日炎热的空气中摇摆。校园里的人已经很少,三年级的毕业班总是最晚放学。

   「你先走好了,我来关门。」我对已经打扫好教室的值日生说。

   值日生很高兴地答应了。

   我站在窗前,看着深蓝的天空一点点变暗。

   我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半了。

   我关上门,向办公室走去。

   金洁在办公室里站着,无力地靠着办公桌,脸上写着不安。穿着长袖吵衬衫的娇小身躯别有一番成熟少妇的韵味。

   我没敲门走了进去,金洁死死盯住我。

   我看了看门外,确定没人,便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大大咧咧地在她面前坐下。

   「老师今天穿的简朴啊!」我微微笑着。

   「把你手里的盘片都给我,我不会去报警!你知道强奸要坐牢的。「她用沙哑的声音说,说到强奸两个字的时候,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但看来一整天的思考已让她冷静不少。

   「坐牢?好啊,你去报警好了,大家就同归于尽算了,我一定会把你的那段精彩录像传播到网上,给学生口交的老师一定会成为知名的黄色电影主角,到时你就是调工作单位也没用,我会叫我外面的兄弟一直照顾你,你的日子一定不会舒服。」我胸有成竹地回答,她既然来,就一定是害怕的,所以心理上我占据着优势。

   金洁果然立刻露出难看的表情,这么可怕的事并不是想她这种只是外表冷酷的女人能够想象,靠高跟鞋支撑的身体仿佛有些站立不稳。

   「不,你还给我,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金洁的眼睛里泛出了泪花。

   「真的什么条件都可以?」我伸手捏了一下她紧紧包在牛仔裤里的丰满臀部。

   「不行……」金洁尖叫着躲开,「你不能再碰我!」面似乎有脚步声,我站起了身,把窗帘拉上。「这种事还是不要被别人知道的好!」我对金洁说。

   「我可以给你钱……」「我不缺钱!」这倒是实话,商人的家庭虽然不是巨富之家但总还衣食无缺。

   「那你要怎样?」金洁慌乱地说。

   「要老师你的身体啊!」我淫荡地笑。

   「不行,昨天你已经……」金洁向后退去。

   「可是老师的身体太迷人,我还想搞啊!」「不!绝不可能!」金洁用手扯住长袖衬衫的领口,仿佛我会冲上去扒光她的衣服一般。

   「不想要光盘了吗?」「……」金洁低着头。

   「想要的话就要有所表示啊,今天天气这么热,老师还穿这么多啊,脱掉吧!」「什么?」金洁惊惧地抬起头,「这里可是学校,是办公室啊……」「我就是要在这种地方干老师你啊!」我逼近了她。

   「啊!」金洁料想不到我竟敢在这里有这种举动,急忙慌张地拿起包向门外跑去。

    我一把拉住她纤细的胳膊,把她揽入怀中。

   「你要是敢跑,我就把光盘送给你丈夫,让他看看你跪着给别的男人口交的样子。」金洁绝望地流下了泪。

   「不可以……」「那你听话吗?」「不要……」我的手已经从后面伸到她衬衫里面,摸到了她光滑的背部肌肤。金洁条件反射地挺起腰,但却忘了整个人都在我怀里,丰满弹性的玉峰正好顶在我胸前。我的肉棒无可避免地勃起,隔着牛仔裤顶在了她的腰技间。金洁立刻反应激烈地摇摆着着细长的腰身,我狠狠抓住了她的乳房,用几乎把它挤扁的力量把金洁按倒在办公桌的桌面上。她想用手抓我,但却被我反拧过去,高举在头顶,我一手固定住她的手在桌面上,一手揉捏着班主任三十岁的成熟乳房。金洁发出痛苦的呻吟。

   「又不是没跟我干过!装什么清纯!」「放开我!」金洁哭着哀求。

   「结婚都结过了,还害羞什么?又不是处女,那个洞被你老公插和别的男人插又有什么区别?」「无耻——」金洁想反抗,但力气太小。

    我隔着衣服玩弄着她的乳房,昨天太匆忙没有好好享受,今天我可不会再放过机会。

   「放开我,求求你。」我解开了她衬衫的第一粒钮扣,金洁立刻发出了悲鸣,我迫不及待地吵扯下了所有的纽扣,一下把衬衫从她的肩膀上拉开,纤弱洁白的肩膀上是粉色的胸罩吊带,我的手摸娑着她腹部的肌肉,又向下面滑去。她没有扎皮带,我解开了她牛仔裤上的扣子,把拉链拉到最低,手立即伸了进去。包着内裤的屁股很光滑。

   我夹起她的双腿,使她平躺在办工作上,但下体悬空,我顺势把她的牛仔裤拉到了脚踝,黑色的高跟鞋已经被她踢飞,脚上只剩下肉色的抖短袜。我从金洁脚上把裤子取下,粉色的内裤强烈地勾起了我的冲动。

   「外面穿的保守可里面还是很性感啊!」我调笑着。

   金洁哭泣着蹬着双腿,可我不会让她有挣脱的机会。我把她推向里面,使她完全躺在办公桌上,雪白的胴体只有粉色的内衣,乌发波浪般垂下。我以最快的速度脱下了衣服,爬上办公桌,把金洁压在了身底,金洁挣扎着转身,我从后面抱住了她。

   「别这样,这里是办公室啊!」「那又怎样?」我不顾她的强烈反抗,一只手伸进了丝织的粉色内裤中,摩擦着她茂盛的阴毛,金洁蛇一样扭动着细腰,我把手指移向了她的阴户,按住丰满的山丘,用食指拨弄着嫩肉中间的缝隙。我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从后面解开了胸罩的搭扣,一把扯下,雪白的肉球弹簧一样跳了出来,我用指尖夹住深红色的乳尖,小心地玩弄。金洁也不由发出一声呻吟。

  我竖起的肉棒摩擦着她弹性的屁股。

   我忘情地把头埋入她乌黑的卷发里,亲吻她雪白的喉咙。

   「啊,不……」金洁加速着喘息。

   「别再挣扎了,金老师难道不喜欢男人吗?要不然怎么总是穿着很性感呢?」我说着挑逗的话,「我们一定会很爽的。」「唔……放手……」金洁还是扭动着身体。

   我从后面轻咬着她的耳垂,手指插入了她的阴道里,柔软的肉壁包围了手指,我摩擦着。

   「啊——」金洁的喉咙里发出了含混不清的声音。

   我加快了频率。

   金洁紧闭着眼睛,两道秀眉锁在了一起,现出让男人怜爱的表情来,她剧烈地喘着气,以至肩膀都颤动起来。我感觉到她的乳头在慢慢僵硬。

   「呃——」金洁紧闭的唇间还是露出了声音,插在她阴道里的手指竟然有湿润的感觉。她起反应了!

   「被自己的学生抚摸都能产生快感,真是淫荡啊!」「不……没有……」金洁喘息着。

   「有反应也不要紧啊,毕竟老师也是女人啊!别委屈自己了,我会让你舒服的。」金洁紧紧咬着牙不吭声,但是抓在我手腕上的手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力量,双脚紧紧的并紧,肉感的大腿内侧紧紧夹住我的腿。

   我扒下她的内裤拉至膝间,雪白光滑的屁股露了出来。她想站起,我按住她。

   「不想要光盘了吗?」金洁无力地软到。

   我跪在桌面上,把她的两腿在我的腰间分开。我迫不及待的握住自己的阳具,照准位置猛地插入,龟头一下撞击到了子宫的顶端,我和金洁的股间紧贴在了一起。

   「啊!」金洁惨叫一声,「不可以,怎么能在这里……这里是办公室啊……」子宫似乎还是很有弹性,我开始抽动起来。

   「啊,老师,和我做爱吧!」「不……别再……」金洁哭泣着哀求。

   我缓慢地抽拉着阴茎,使它在子宫壁上尽量地摩擦。金洁痛苦地扭曲着脸上的肌肉,拼命忍耐着不发出声音,泪珠从卷曲的睫毛中滑落。我弯下腰,含住她红宝石般的乳头,用舌头拨弄着乳晕。

   「啊——」金洁终于还是忍不住,发出了梦呓一般的声音。她平躺在桌面上,不敢挣扎,双手紧紧抓住办公桌的桌沿。

   「乳头都僵硬了,还硬撑吗?」金洁的腰随着我的抽插轻轻地抖动着。

   我趴下压在金洁娇弱的身体上,双手插入她的发间,像情人一样轻咬着她的鼻尖。她微张着性感的嘴唇,我接上去,含住她湿滑的舌头吸吮,把唾液全吐在了她的小嘴里。

   「唔——」金洁阴道里已经湿润了,抽动的肉棒立刻有了爽滑的感觉。金洁的挣扎也不想开始是那么强烈了。

   我试着「九浅一深」的方法,先用龟头在阴唇边摩擦,再猛烈地向她的最深处冲刺。金洁咬着牙忍耐,但三十岁的成熟身体显然已经不可避免的有了感觉,她的膝盖夹住了我的两肋,子宫也一下收紧。

   「好极了,老师夹紧了!」看着自己的老师在自己的阳具下起了女人档的反应,我的心里有强烈的征服感。她可是个年轻的少妇啊!

   「呃啊——」金洁再也忍受不住,快感地呻吟。

   「老师,来吧!」我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金洁仰起了头,低沈的呻吟夹杂在急促的呼吸中。

   我揉搓着她的乳房,在她的身上乱吻,双手紧紧抱住她的娇躯,抚摸着她光洁的背。

   「啊——」金洁忘情地吟叫起来,终于抱紧我的身体,配合起我的动作。我狂热地抽动。

   金洁已经完全被性爱的快感包围,雪白的裸体晃动着,张着嘴,甩动着长长的波浪发左右摇摆。这是以前做学生的难以想象的景象。

   「啊……啊……啊……」她失去理智地呻吟。

   「老师,说你爱我!」我疯狂地喊。

   「啊……不能啊……啊……啊……」「说!我会把光片还给你,快说!」「啊……我……爱你……」金洁喘息。

   「要说做我的女人!」「老师……是……你的……女人……呃啊……嗯……」金洁扭曲着性欲的表情。

   不知过了多久,「啊——」金洁小声地尖叫起来,用力抱紧了我,指甲深深陷进我的背里,阴道紧紧夹住了我的肉棒,顶到了我的股间,我也有了高潮的感觉,用尽最后的力量猛烈冲击着。

   「呃啊——老师啊——」我像野兽一样嚎叫着。

   「喔——」金洁的腰一下反弓起,脸上显出极端痛苦的表情。我一下含上她的唇,用尽全身力气吸吮着她的唾液,像要把她吸干。所有的力量在一点爆发了,有液体射出的感觉。

   金洁虚脱一样地躺在桌上,大口喘着气。我抽动着,寻找着残留的快感,直到完全软下来才抽出。

   我趴下桌子坐在一旁,金洁紧紧闭着眼一动不动地躺在桌面上,她已不在乎暴露自己的身体。两行清泪从腮边滑落,雪白的乳峰很骄傲地挺立着,黑色的阴毛下面流出乳白色的混浊液体顺着雪白的大腿根部流到玻璃台板上形成一滩水渍,闪着淫荡的光。办公桌上的作业本已经一片狼籍。

   我抚摸着她的胴体,她没有任何反应,好像失去了知觉一样。

   好一会儿,她才疲惫地睁开眼,慢慢坐起,她没有看我,笨拙地爬下了办公桌,穿上了高跟鞋,她光着的身体上只穿着肉色的短袜和高跟鞋,雪白的身体显得极为耀眼。她弯下腰,把衣服捡起,雪白的屁股正对着我,那条迷人的缝隙上还有残留的液体。这可是学生惧怕的老师啊!竟然和我性交达到了高潮,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快感。我的阳具又再慢慢恢复。

   她刚想穿上衣服,我便从后面再度抱住她,金洁喘息着,似乎没有力破气再反抗。

   「刚才老师高潮的样子可真美!我还想再体验一次!」「放过我吧,我丈夫还在家……」金洁无力地哀求。

   这句话更是刺激了我,结过婚的女老师被我奸淫,可她回去还要面对毫不知情的丈夫。

   我一下把她按倒在地上,雪白的皮肤和灰暗的地面形成极大的反差。我把她摆成狗的姿势,让她两手着地跪着,我把她丰满的臀部抬起,阴茎再次插入她的双腿之间。

  「来吧,老师,和我做爱,跟刚才一样!」「啊——」金洁只能闭上了眼,逆来顺受般地接受我的再一次凌辱。

  ? 我趴在了她的背上,双手从后面握住她的乳房,大肉棒在她的胯下进进出出,做着激烈的活塞运动,下腹有力地撞击着圆润弹性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音。

  「老师,叫啊,我喜欢听见你的呻吟。」我忘乎所以地说。

   「哦——哦——啊——」金洁已经完全没有了抵抗的意识,只是拼命忍住不发出叫声,长长的头发散落在洁白的背上,极为妖艳。她跟随着我的节奏沉重地呼吸,偶尔还是无法克制地发出甜美的声音,我无法停止,呻吟着扭动着屁股。

   空荡的办公室赤裸的男女交迭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啊——」金洁甩动着长发,疯狂地扭动着身体,这已经是她第三次进入高潮,女老师的反应竟然如此敏感倒是我没有预料。金洁几乎要晕倒,手臂已经无力支撑地面,整个脸都好像要贴到地板上去了,但雪白的屁股却还被我高高顶起,形成极为淫荡的姿势。

   我拔出了阴茎,龟头上全是湿润的液体。我拉扯她的头发使她跪立在我面前,好不怜惜地把肉棒插入她的红润的唇间,我深深地抽拉着,金洁连呻吟的力气似乎都没有,只能闭着眼虚弱地跪着,任我凌辱。我低下头,看着丑陋的阳具翻转着老师的嘴唇,唾液顺着我的肉棒流了出来。

   强烈的刺激使我疯狂。我每一次都深深地插入,直到龟头顶到口腔的最深处。

   龟头开始颤抖,「啊——」我终于一泻千里,乳白色的浆汁全部溅在了金洁光滑的脸上,顺着下巴往下流。我把肉棒插入她的长发中,擦干净上面的液体。

  我放开了她的头发,金洁一下躺倒在办公室的地板上,连眼睛都不愿睁开,好像昏死过去。